吴式太极拳祖师王茂斋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日期:2015-11-24 16:30

王茂斋(1862-1940)山东掖县人,王茂斋老先生祖居山东省莱州市(原掖县)大武官村,他是吴式太极拳宗师吴鉴泉的师兄。在当时威望极高。吴式太极拳门人中流传着一本《同门录》,第一页便是王先生的英照,第二页是吴鉴泉宗师的英照,以后是二位先生的弟子及子侄们的照片。王先生对吴式太极拳的形成是很有影响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物简介

是北京东单同盛福掌柜。为人重孔孟之道,忠孝仗义,尊师重道,德高望重。为全佑大弟子和三十年代北方太极拳掌门。早年吴鉴泉在德胜门当差,家境贫寒,王茂斋把折子给吴,没有柴油钱粮可到柜上去取,从而保证了师父和师弟一家的生活。民国后,吴鉴泉没有了俸禄,王茂斋更是极力维护吴氏一门的生活和在武林中的地位。

杨禄禅的首传弟子中,得其衣钵者除诸子外,尚有万春、凌山、全佑三人,时人谓:三人各得先生一体,称“筋、骨、皮”。由于三人出身低微,备受王公贵胄歧视,便遵师命拜其子杨班侯为师,拳艺仍由杨禄禅传授。全佑在旗营当差,其拳善化劲。全佑传弟子王茂斋、吴鉴泉、郭松亭、常远亭、齐格忱、英杰臣等。

南吴北王

全佑在京弟子中王茂斋令人瞩目,他与吴鉴泉齐名,素有“南吴北王”之赞誉。“南吴”是吴鉴泉先生,他1928年去上海教拳,形成了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方吴式太极拳系。“北王”就是王茂斋先生。至今,以北京为主的我国北方地区习吴式太极拳者,多为王先生的门下。

少时来京,在砖灰铺学徒,后经营此业。他尊师重教,功底扎实,空松自如,深得全佑大师之真传。与鉴泉师弟情义极深,在拳理认同上十分默契,深研太极拳艺,敢于突破前人,大胆改进教学,成为北方创业奠基的掌门人。吴鉴泉和杨禹延南下在上海,江南各省发展。王茂斋大师留京发展。名声大振,在京宗于吴式太极拳者皆为其传人。王茂斋大师为人忠厚老诚,热心助人,凡南来北往路径北京的名士,多去拜访交流拳艺,互相切磋。有从学者,也毫无保留,如腰中缺少盘缠,尽在大师家中吃住。常有投学试功试功者,有一位到铺店来买筐,正当王茂斋在柜内支应,给他几个筐他都不满意,一定要架顶上的。王蹬凳拿下,往柜台一放,这位买家扶筐而入劲,王老师在瞬间松空后看他一眼,此人被飞身发放至门外跌于街上,此事在京城传为佳话。

历史事件

二十年代,王茂斋已名震遐迩。北伐战争后,当时的北平市长袁良让《北平体育研究社》的许禹生先生为自己请位武术名师。许介绍了刘某某(时称快手刘)等几位名师,经过试手,几人均为袁良所败。袁很生气,对许禹生说:“我让你给我请位明师,你给我找些个酒囊饭袋。”许笑道:“不是没有高手,我是怕伤着市长,没敢给您介绍。”袁说:“不然,你只管介绍。如果能赢我,我一定拜他为师。”当时王茂斋、吴鉴泉和杨澄甫等都在许禹生的研究社教拳。许把王茂斋介绍给袁良,并嘱咐:“别打伤袁。”王说:“我有分寸。”两人见面试手,袁良出手间便被发放倒地。再试几次,王说发出几尺就是几尺,说这一掌让你退十步、晃三晃,对方就是退十步,晃三晃。用劲巧妙精微,拳法玄奥神奇。袁良心悦诚服,当即地拜王茂斋为师。一时间,警察局长等官绅巨贾纷纷拜王为师。王茂斋在武林界名声大震,盛极一时。并最终确立了其北方太极拳掌门的地位。这时,一些武林同道和社会名流,包括一些拳友和弟子,劝王茂斋自立门户为王氏太极拳。王说“永远都不能这样做。我师父和师弟靠教拳为生,我有买卖。要立只能立吴家”。王茂斋及其弟子和传人始终遵循这一宗旨。

王茂斋品德高尚,恩怨分明。其一心回报师恩,弘扬师门。由于先前师父饱受满清王公贝勒歧视,明明是受业于杨露禅宗师,却因王公贝勒认为:你是奴才,我们的师父,你怎么能叫师父?那不是和主子爷们称兄道弟啦?故在杨露禅临终时,全佑、凌山、万春三人遵师命拜小自己三岁的班侯为师。王茂斋对此不以为然,并公开对弟子说,我师父是全佑,师爷是杨露禅。凡是满清皇亲国戚这些人前来投师拜门,王茂斋一概不教。有一次,一位王爷知道王茂斋喜爱兵器,就拿了一把镶嵌珠宝的名贵宝刀作为礼物,前来拜师。王坚辞不受。后来这人转而结交王次子王子英,并把宝刀送给王子英。王茂斋看到子英拿的宝刀,便追问子英。子英说明原委,被王茂斋大骂一顿。但子英已收下人家礼物,出于无奈,才同意由子英收下这人为徒。

吴氏太极门里没有保镖和看家护院的,非得其人不传,更不教授匪类。1926年前后,上海帮会头子黄金荣、杜月笙等通过上海精武会辗转赴北平请王茂斋南下到上海教拳。王茂斋推托同盛福生意脱不开身,难以成行,婉言谢绝。关于吴鉴泉1928年南下上海原委,门里口传是:吴鉴泉弟子楮民宜当时在南京国民政府为官,楮邀请吴南下,拟任南京国术馆馆长。吴鉴泉问:“这是什么官?”楮说,“就是管理天下武术。”吴说:“谁来管我?”楮说:“蒋总统管你。”吴说“要是能光教拳,没人能管我多好。”楮听后大惊,因吴鉴泉是旗人,“企图复辟满清”那可是杀头之罪。何况蒋介石对付政敌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楮作为一个政客,怎肯冒此危险。因此就对吴鉴泉说:“上海比南京更大、更有发展。我写信给朋友,在上海给师父办个拳社。比在这为官自由。”于是吴鉴泉持楮民宜的信到上海。

待坐火车抵达上海到武馆门前一看,见门口楹联为,上联写着“神拳太极吴鉴泉”,下联写“打遍天下无敌手”,横批为“神拳太极”。当时吴鉴泉站在门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去就是与天下英雄为敌,不敢进去就把一世英名化为流水。吴鉴泉牙关一咬就进了武馆。上午进门,下午就有人来访。从此比武较技络绎不绝,天天如此。转眼就是三个月。直到有位威震江南七省的道人黄道子来访,吴解释说:对联是别人开玩笑写的。黄说: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切磋一下,说别的没用。吴鉴泉只好奉陪。几个回合之后,黄欺身一掌向吴打来,吴乘势将其拿起,一掌发出丈外。黄道子当时倒地,口吐鲜血。两个时辰后身亡。从此以后,吴鉴泉名声大震,前来比武者渐稀。时人谓:吴鉴泉凶狠不亚于班侯。吴遂在上海立足,先在上海精武会教拳,嗣后成立“鉴泉太极拳社”,此前王茂斋在北平太庙开设《太极拳研究会》,开馆授徒。吴式太极拳拳式因人而异,正所谓千人前面,加之每一式拳架又有不同的走法,就形成了某传某架的百花齐放的繁荣局面。其实不同的拳架只是说明不同的传承而已。所谓得其真者是指功夫上身获得太极拳真谛而言,并非刻意模仿某宗师拳架而不走样者。  1936年,山东掖县县长兼掖县国术馆馆长刘国斌请客,教务长修丕勋和教师林占伶等人在场。席间,刘请王茂斋露露招。王让人抓来一只麻雀,王把麻雀放在手掌上,麻雀光扑棱翅膀,却飞不起来。原来宗师把麻雀脚上的蹬劲化掉,麻雀才无法起飞。可见王茂斋宗师的功夫已臻化境。

名师出高徒

王茂斋宗师桃李遍天下,其佼佼者有王子英、修丕勋、杨禹廷、赵铁庵等。其中王子英性情刚烈,拳法凶狠不亚于吴鉴泉。国家领导人罗瑞卿曾师从子英学拳。罗瑞卿曾邀请王子英到北戴河高干疗养院教拳,子英说:我不能去,一来因我是资本家出身,二来我脾气不好,我不能给中央首长教拳。后经王子英推荐,罗瑞卿派李经梧去了北戴河。杨禹廷在北京教拳,七十余载如一日,硕果累累。修丕勋在山东老家代师传艺,后创立山东掖县国术馆,自任教务长。掖县同门尚有张道旭(万秋)、胡万样、张世聚(现仍健在)等人。在吴鉴泉宗师定架后,北京、上海等地吴式拳均改教新架。惟王子英在北京、修丕勋在山东老家仍教吴式老架。当代之杨禹廷宗师再传弟子中出类拔萃者有王培生、李秉慈、战波等人现仍健在。从其武学修为之高深,可见王茂斋宗师武学之一斑。王培生曾说:功夫好的人见过不少,没见过师爷那杆功夫的人。亦可证明王茂斋宗师太极神功之出神入化和无与伦比。  

由于王茂斋宗师尊师重道,超凡脱俗,与世无争,其武学修为博大精深,出神入化,深得武林同道和世人尊崇。其在吴式太极门中和武林界的地位,是无人可以比拟的。然而后人却很少提及,更有甚者,以为宗帅依靠财力,纳交权贵,沽名钓誉者,则更可悲也。因此,应把吴式门里师传口授之王茂斋宗师轶事白于天下,还历史本来面目。

流传轶事

王茂斋宗师在京学生,弟子众多,其子王子英,弟子杨禹延为佼佼者。王子英松柔功夫极佳,较技无形无象,以意,气,神赢人。与人交手,对方有泰山亚顶之惧,绝对不知力点在何处,达全身透空直境界。

传说,王子英全身松空之后,对方站在面前无法伸手,早已跌入他面前的松空的“坑”中。

王茂斋先生于民国初年在北平开设“同盛福”,经营建筑材料,闲暇时以授拳为乐,弟子以及再传弟子众多,其中不乏高手。如弟子中的彭广义,赵重佑,张实柱,修佩勋,杨禹廷,王子英,刘光斗等,再传弟子中的刘晚苍,王培生,李经梧,马有清等。有些人还有著作流传于世。笔者系王茂斋先生之同乡,又系吴式太极拳的门中人,乡里流传王先生及其弟子们的轶事颇多,故在此略书几件王先生的轶事。

某年,王先生回乡建房。翌日,见一壮实的石匠在众人面前自炫其力,言能负600近重物而行数百步。王先生上前笑问:“若我以两指按你头顶,你能起身否?”答曰:“慢说二指,一掌按头也可起身!”说着蹲下身,王先生用右手食中二指轻点于那人头顶,石匠猛然向上起身,不料纹丝不动,只觉那二指忽隐忽现,隐似无物,又重如泰山。接连三次起身,石匠都不能如愿,方才心悦诚服。众人问,为何石匠起身不得?先生答曰:“此乃太极拳之粘截劲。你们要练也可学会。”接着,王先生又让石匠抱着他的右腿,看能否将他搬起。石匠依言而行,连搬数次,王先生却似长在地上一样,丝毫不为所动。待石匠再次用力,先生微微坐身沉胯,轻声道:“起!”石匠应声飞甚而起,向王先生身后右侧跌出,眼看头面即将着地,却被王先生一个转身接住,轻轻放回地上。众人叹服称奇。

有一日,王先生到张实柱老师家里,见张老师的徒弟们正在推手。张老师是王茂斋先生的外甥,从小随姨夫练拳多年。张老师有一弟子赶大车出身,体重190余斤,臂力过人,外号“铁牛”,推手总用大力胜人,同门兄弟皆走不开。当下被先生看到,先生上前笑问,可否与己试手。铁牛和先生一搭手,混身的力量再也使不出来,反而自身站立不稳。铁牛不服,突以双手猛推先生胸部,先生微微含胸略一转身,铁牛不由得向旁侧抢出数步,方才站稳身形。先生又以食中二指点在铁牛前额,让他将此二指拿下。铁牛双手握住先生手腕往上抬,不仅抬不动,自身反而要跌倒于地;于是他又转而下按,又连连后倒,无论怎样用力都站立不稳,而先生的二指始终点在铁牛的前额。时年先生已七旬有余,尚有此等功力,铁牛等人十分敬佩,即向先生学习此劲。先生道:“这便是太极拳的使彼力还彼身的功夫,你被若想学会此劲,务必要去掉僵力,才能成功。”接着,先生又和张实柱老师试手。张老师以拳击先生腹部,不料反被弹出丈外。张老师用的是周身一家的整劲,寻常之人足可被击出丈外,可击到先生身上,却被先生的弹簧力弹了出去,恰如以钱投鼓一般。张老师运劲再击,先生微微收腹转身,让过拳锋,沾其侧面,不即不离,张老师竟被沾出数步。先生又让张老师打他一个耳光,劲愈大愈好。张老师后来对笔者说,当时真不敢动手,在先生的一再催促下,张老师照先生脸上一掌,先生不招不架,待手掌刚刚及肤,略一转头,张老师即被旋起摔倒在地。这是太极拳的沾劲,可是有几人对沾劲能运用到这种地步呢?足见先生之太极神功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地步。

先生又给张老师和铁牛每人一只手,让二人擒拿自己。两人一使眼色,同时用力向里侧擒制先生两臂,不料先生手臂略动,两人便撞在一起;二人又同时向外侧反扭先生两臂,又同时被摔出丈外。  王茂斋炉火纯青的太极功夫,以轻著称,其挥掌能让人在10步以内晃一晃、晃两晃、晃三晃而不倒,人就晃一晃、晃两晃、晃三晃而不倒。全身无处不发人。发人说要让人跌出10步或20步,就半步不多半步不少。其巧其准,无人堪比。北京市市长,警察局长等人,皆拜其为师学习太极拳。大军阀吴佩孚也是徒弟之一。故以梢绝之拳艺名冠京华。国民党政府曾拟任命其为中央国术馆长。1918年,王茂斋回莱州老家,物色优秀人才,传授吴式太极拳。家人推荐修丕勋。修丕勋学了三年尹振八卦掌,功有小成,方圆数里少有对手。开始不服太极拳,说:“摸鱼的样儿能打人?”要与王茂斋比试比试。修丕勋正值青春壮年;1.8米的个头,宽宽的肩膀。而此时王茂斋已近花甲。修丕勋一个撩掌,王茂斋、抬手粘住,仅此一触,修丕勋晃晃荡蔼跌出十几步,浑身招数化为乌有。修丕勋不解,再来一次,一出招仍被粘住,只这被粘的一触,又身不由已腾腾腾跌出十几步,浑身无力可用,无招可使。修丕勋听过多种多样关于武术名家的故事,没一个像王茂斋这样神,佩服的五体投地,立即拜王茂斋为师。

王茂斋大师一生对吴式太极拳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成为吴氏太极拳北派的第一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