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

孙禄堂被点穴暗算的真相

来源:武术世界  发布日期:2016-12-13 11:16

近代武学大师孙禄堂有喝多传奇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是他曾经被点穴暗算,因为年代久远说法不一所以真相也只能是后人根据一些零星记载对当时场景的揣测,本文记述了其中的五种可能性。——编者按

文/童旭东
    有关孙禄堂先生在上海某百货公司内被点穴暗算之传说由来已久,众说不一。目前,从当年各种报刊杂志以及解放前出版的各种书籍中还没有发现对此有任何记载。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个谜团。经笔者多年走访,根据所收集到的资料,关于这个传说大体可归纳为五种: 
  一、时间是1928年夏,地点大新百货公司电梯内(注1)。造成的结果是,孙禄堂先生感到情况有异,后知是有人为报夙仇而暗算,孙禄堂先生为了化解夙仇,同时也为了不伤害对方,有意让人散布自己被点穴暗算受伤,以了对方报仇之心。实际上孙禄堂先生并没有受伤。
  这种说法的代表是支燮堂的儿子支一峰、弟子寿关顺等。其依据是支一峰记载的支燮堂先生的口述(见注2)。
  二、1928年4月孙禄堂先生到南方后,从者如云,来访者络绎不绝。孙禄堂先生苦之,但一时找不到回避的借口。到该年八、九月间孙禄堂先生到上海俭德会讲拳,来访者更加频繁,孙禄堂先生为了找个避客的理由,以便自己闭关修炼。于是编出自己被暗算点穴受伤,需要静养的故事。由此有了一个闭门谢客的借口。
  这个说法的代表是李天骥,解放后他听乃父李玉琳先生所说。因孙禄堂先生闭关修炼时,要数日足不出户,且不能有人打扰。为了防止来客和弟子学生们好奇窥探打扰,特地把李玉琳由天津叫到上海,孙禄堂先生闭关修炼时,则由李玉琳先生在外面守护挡驾。并由孙存周先生代替孙禄堂先生去俭德会教拳。另据孙叔容讲,她的父亲孙存周也否定孙禄堂先生被点穴受伤之传说(见注3)。
  三、时间在1928年,地点在大新百货公司的电梯内。造成的结果是,内脏破裂。经叶大密气功按摩吐出白色块状物体,得以缓解,于是传叶大密内家心法,但三年后孙先生因此不治而逝。
  这类说法的代表是叶大密先生一系的传人曹树伟先生等。
  四、时间是1928年到1929年间,地点在先施百货公司电梯内。造成的结果是,每至秋天吐血,后来被陈健侯先生医治痊愈。使陈健侯得到孙门太极拳密传“卍”字手。
  这类说法的代表是陈健侯先生的儿子陈登临、女婿尤志心。
  五、孙禄堂先生到上海不久,其新旧弟子尤其是上海的弟子和朋友一定要孙先生去逛逛上海的繁华。孙先生出于礼貌,无奈之下与众人去了先施、大新等几个百货公司,当从大新百货公司的电梯内出来时,有人借人多拥挤,乘机从后面点了孙先生的死穴。孙先生出来后对弟子们说我被人点了死穴,随即返回下榻的月宫饭店。用了一天左右的时间冲开了穴道,吐出一团黑血。便恢复正常,并自己开了药方进行调治,不及一月,便彻底痊愈。以后也无任何遗症。所以不存在陈健侯先生治病之说。
  此类说法的代表是孙剑云女士和杨世桓先生。
  由于当事者皆已故去。因此已经无法就五种说法进行进一步的直接对证。但根据我们多年来走访收集的当年亲身经历者的见证记录,以及结合参考其它旁证,通过对此事件前前后后的客观现象进行分析,仍可以梳理出这一事件的基本事实。分析如下:
  一、该事件的直接证人是孙存周、支燮堂等先生。他们是当时就在孙禄堂先生身边的人,是传说中的这个事件整个过程的目击者。作为当年的目击者的见证,以及他们对主要事实的陈述,可靠性要远远大于非目击者的传说。这是分析判断该事件事实真相的基本前提。所以孙存周、支燮堂等先生对这个事件的主要事实的陈述要比其它的传说更为可靠。在该事件平息多年后,孙存周和支燮堂分别在不同的场合对其子女和门内弟子披露了所谓孙禄堂先生曾被点穴暗算致伤之传说并非事实。事实上,孙禄堂先生并未受过伤。
  孙存周先生说:“开始我也以为真有那么回事,后来才知道那是家严为了讨个清净躲避打扰,自己就编了这么个借口。”
  支燮堂先生说:“当时禄堂夫子将余与存周唤入居室说:‘我根本就没事,也没受伤。但人家要报父仇,总得有个结果。对外就说点伤了我,他对他父亲的亡灵也算有个交代了。我不会去给他父亲的墓前烧香,我也不用他给我寄解药了。’余等不解,问痰盂里的黑水是怎么回事。禄堂夫子说:‘那是我把砚台里的墨汁倒了进去。这事你就不要说出去了。就这样演下去好了。’原来禄堂夫子闭门一天,是为了想出一个解脱此事的妙法。”
  二、李玉琳先生的说法与孙存周先生的说法和支燮堂先生的说法本质上是一致的。根据孙剑云和李天骥所述,当年孙禄堂先生闭门修炼时是不许别人打扰的。因此要有一个有威望、可信任的弟子在孙禄堂先生闭门练功时在外面挡驾。当时挡驾的理由就是老师受了伤正在静养。所以说第一、第二这两类说法是统一的。即当年该事件发生时的目击者和亲历者孙存周、支燮堂、李玉琳等人都否定孙禄堂先生曾被暗算致伤一事。
  通过孙存周、支燮堂、李玉琳这几位当年该事件的目击者和亲历者的陈述,不难看出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自1928年4月孙禄堂先生去南方后,从者如云,来访者众多,影响孙禄堂先生闭关修炼。于是为了给自己制造一个闭门修炼的借口,利用有人暗算未遂之事,自己编造出自己受伤的故事,借此化解夙仇,同时也为自己闭门修炼、免受打扰找一个有利的借口。所以孙禄堂先生有意对外散布自己被人暗算受伤的故事,实际上并没有受伤。
  由于孙存周、李玉琳、支燮堂等都是这一事件的直接经历者,因此只有他们才具有知道这一事件真相的条件。事实上,在孙禄堂先生去世多年后,在不同场合,他们不约而同讲述该事件的主要内容竟是完全一致的,即:孙禄堂先生是出于某种原因编造出自己被暗算受伤的故事,事实上孙禄堂先生并没有受伤。这种不约而同的一致性,恰恰反映出当年孙禄堂先生并没有被暗算致伤这一点是可靠的、真实的。
  三、孙禄堂先生被点穴受伤的传说出来后,上海警备司令熊式辉以及姜怀素、杜月笙等都曾前来探问,因三人皆是孙先生名下的弟子,三人表示一定能够抓到这个仇家。但是被孙禄堂先生婉言谢绝,并让孙存周将他们一一劝回。大家都知道孙存周性格最急,平日谁对乃父略有微词,必出手不让。这次却在一日后情绪突变平静,淡定如无此事。故一些有心人如业梦侠等,当时就怀疑孙禄堂先生根本就没有出事受伤。业梦侠曾对孙剑云说:“我问二哥(指孙存周先生),老师的伤势怎么样,二哥笑了笑,没说话。按照二哥的脾气可不是这样啊!看老师的气色举止与往常无异。老师的受伤是不是说给什么人听的?”
  孙剑云老师晚年时,在谈到这件事时也说:“先父说这痰盂里的黑糊糊的东西是他吐出来的,可是从当时先父的气色举止上看,确与往常无异。”也就是说,除了孙禄堂先生自称自己吐血之外,当年根本就没有孙禄堂先生身体受伤的任何实际表兆。事实上当时就有一些细心人对孙禄堂先生受伤之说表示怀疑。
  四、当年有位胡大夫,有点穴的功夫,开诊所给人治病。胡大夫的点穴手法很丰富,有的手法很轻,有的很重,能不知不觉中使人动不了,还可以使人麻木,甚至能让人昏迷。尤擅长治疗一些疑难病症。胡大夫是江西老表,有家传的武功,跟孙存周先生相识。抗战胜利后,一次孙存周先生介绍杨紫辰先生带他的朋友去胡大夫诊所看病。期间胡大夫谈起他不仅能点穴治病,还能点穴致伤。孙存周先生说:“是吗?你来点点我看,点伤了我,绝不怪你,我还把这块金表送给你。”结果胡大夫用了轻、重几种不同的方法点了孙存周先生几个穴位后,就不点了。胡大夫说孙存周先生身体内的膜太厚了,他的劲进不去。
  此事是由杨紫辰先生所述,孙剑云老师晚年也曾谈起这件事。众所周知,孙剑云老师与她二哥孙存周先生关系不好,从来不宣传他二哥的功夫。所以孙剑云老师讲的这件事应该没有夸张的成分。此事说明:点穴伤不了孙存周先生。当年国术界公认孙存周先生的功夫尚不及乃父孙禄堂先生高深。所以,传说的孙禄堂先生被暗算点穴而受伤是难以置信的。
  孙剑云老师还曾谈起乃父在家中闭关练功时,经常数日足不出户的事情。当年孙剑云老师就曾窥探过,事后被乃父严厉训斥。因此可以想见,如果孙禄堂先生直截了当地说自己因为要闭门练功,这几天不能接待任何人,则必然会引起更多的人的窥探动机,甚至一些自己的弟子学生也会去窥探。这势必要干扰孙禄堂先生的练功。所以,孙禄堂先生借点穴暗算未遂之事,编造这样一个说法,以便为自己创造一个闭门谢客,专心练功的环境。这在当时也是一个不得已的办法。如同张果老佯称自己过世一样,都是修行之人不得已而为之的,为了在俗尘中获取清净的一种办法。
  五、下面再对其它三类说法做一个分析:
  关于第三种传说,由于叶大密先生本人并非孙门弟子,其对真实情况不可能了解。换言之,如果孙禄堂先生真的受伤了,反倒不会让外人知道。因为这是任何一个成名的职业武师都必然要有的自我保护常识。事实上当时很多外人都知道了孙禄堂先生“受伤”的传说,这个现象正与孙禄堂先生有意散布自己实际并不存在的“受伤”的做法是相统一的。
  六、关于第四种传说,从这个传说出笼就带有很大的目的性,其目的无非是为陈健侯独得孙禄堂先生的密传之说做个铺垫。因此缺少客观性。而且这个说法仅限于陈健侯的子女(包括女婿)等家人,其目的是为所谓密授、独传陈健侯找个说法因由。
  七、关于第五类说法,由于孙剑云老师那时只有14岁,孙禄堂先生不可能将真相告之孙剑云老师。而杨世桓先生则是在他从无锡老家回来后,才听到别人这么说的。因此孙剑云和杨世桓的显然没有孙存周、支燮堂、李玉琳等人对该事件了解得更为直接。事实上,孙剑云老师晚年对孙禄堂先生受伤之说也持怀疑态度。
  八、关于传说中孙禄堂先生被点穴暗算的地点。支燮堂、叶大密、孙剑云等人的回忆都是大新百货公司。而事实上大新百货公司1935年建成,1936年开业,这时孙禄堂先生已经仙逝多年了。那么为什么在他们晚年的回忆中会出现这种常识性的错误?恰恰说明有关孙禄堂被暗算点穴之说是讹传,而且讹传已久。关于支一峰所记录的支燮堂先生所述该事件时出现这个错误,可能因为时间久远,支燮堂也无意中受此讹传的影响,而出现口误。也可能是支一峰在记录时,受到讹传的影响而出现的笔误。但这并不影响支燮堂先生对这一事件的基本事实的陈述。
  最后,一个重要的事实是,自武林有此传说以来,所有关于孙禄堂先生被点穴受伤之说的源头都是出自孙禄堂先生自己之口。而传说中那个实施暗算使孙先生致伤的对家一方,对于如此轰动的武林事件,竟然八十年来始终默不作声。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特的现象呢?这一现象恰恰说明:所谓孙禄堂先生被暗算点穴受伤之说,并非出自他人之口,正是孙禄堂先生出于某种目的自己编造出来的。
  综上可知,所谓孙禄堂先生被人点穴暗算而致伤的传说不是事实。此传说完全是当年孙禄堂先生自编的一个“故事”,而事实上孙禄堂先生根本就没有受伤。但是后来这个故事由于种种原因被一些人改编、演化成多个版本的讹传,影响至今,其中有人意欲利用这个讹传以成一己之私欲,于是乎,有人不断利用这个讹传,为编造自己独得孙学之秘做铺垫。也有人想利用这个讹传来贬低、诋毁孙禄堂先生的功夫造诣。所以,长期以来这个讹传愈传愈广,花样翻新。但是讹传终究还是讹传,讹传不是事实。现在这一事实已经真相大白。孙禄堂先生受伤之讹传可以休矣。现在仍旧坚持和利用这个讹传来说事者,完全是一些人的别有用心。

孙禄堂被点穴暗算的真相

 
  注1:据查证,上海大新百货公司于1929年筹建,至1935年才建成。因此,此地点的记录有误。有关点穴暗算的事发地点传说不一,如孙剑云说在先施公司;杨世垣说是在大新公司;曹树伟也说是大新公司;崔文澜说是在永安公司;李慎泽收集的材料说是在华兴公司。
  注2:支燮堂口述,支一峰记录的点穴事件:
  民国17年(1928年)夏,经友人邀请,禄堂夫子携诸弟子去大新百货公司参观(此地点可能在记录时有误,见上),余与师兄弟数人相随,上电梯时有人趁机在身后点了禄堂夫子死穴,点穴者被禄堂夫子以内功将其弹出,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当电梯停下后,存周师兄当即将该人抓住。那人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面如死灰。禄堂夫子看了那人一眼后,说不干这孩子什么事,就将这年轻人放了。随后夫子继续乘电梯到五楼,这时才对孙存周等人说:“刚才我被那孩子点了死穴,你们不要找他了,过几天我会收到他的信。”于是返回下榻的月宫饭店。夫子对弟子和周围来人说:“我被人点了死穴,两天之内任何人我都不见。”仅一天后,夫子叫女儿孙书亭进去,指着痰盂里的一滩黑水说:“都是它在作怪,现在好了,没事了。”孙书亭当时认为这滩黑水可能是吐出来的黑血。当天果然收到一封信,信中说要禄堂夫子去某某人坟前烧香,如果去了,他就会把打通此穴的解药寄来。夫子说:“那天我一看那孩子那张脸,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二十多年前,他父亲与我比武,使出毒手,我想教训他一下,一时出手稍重,结果他父亲受了内伤,不久就死了。这孩子是冒死来报父仇的。真孝子啊!”当晚杜月笙来,说三天之内一定抓住此人。否则不在上海滩混了。禄堂夫子说:“那是个孝子,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事就不麻烦你了,我已经了结了。”然余等甚是不安,有如天倾,与孙存周暗自商议找到此人。这时禄堂夫子将余与存周唤入居室说:“我根本就没事,也没受伤。但人家要报父仇,总得有个结果。对外就说点伤了我,他对他父亲的亡灵也算有个交代了。我不会去给他父亲的墓前烧香,我也不用他给我寄解药了。”余等不解,问痰盂里的黑水是怎么回事。禄堂夫子说:“那是我把砚台里的墨汁倒了进去。这事你就不要说出去了。就这样演下去好了。”原来禄堂夫子闭门一天,是为了想出一个解脱此事的妙法。
  注3:据孙叔容女士讲:“关于祖父被点穴受伤的事,先父是否认的。记得有一次有人问先父关于祖父被点穴的传闻,先父回答说:‘开始我也以为真有那么回事,后来才知道那是家严为了讨个清净躲避打扰,自己就编了这么个借口。’”又据孙宝亨先生讲:“先父给我们讲祖父的经历时,从来没有讲过祖父被暗算受伤的事。如果真有这么回事,先父是不会不说的。”


原标题:孙禄堂被点穴暗算的真相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