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

近代武术宗师——霍元甲

来源:中国武术在线  发布日期:2019-07-24 23:15

霍元甲,字俊卿,兄弟三人,排行老二。祖籍河北东光县安乐屯,时居天津市西青区小南河镇小南河村。——编者按

近代武术宗师——霍元甲

霍元甲(资料图)

“精武元祖”霍元甲

霍元甲(1868-1910)是一个爱国武术家,近现代的影视片对此多有宣扬。由李连杰主演的影片《霍元甲》于2006年1月广泛上映后,霍家子孙即表示不满并引发了学者的争论,并最终引发了一场官司。原告霍元甲之孙——霍寿金认为影片《霍元甲》将其祖父描绘为“从小生性好斗,成人后为争‘天津第一 ’而好勇斗狠,乱收酒肉徒弟,甚至滥杀无辜的一介江湖武夫,也因此招致老母、独女被仇人残忍杀害”的情况与“历史事实大相径庭”侵犯了其祖父霍元甲的名誉。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场、星河投资有限公司等“十方被告”则认为“原告所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作为故事片而不是记录片的“《霍元甲》在总体坚持褒扬霍元甲爱国武术家形象的前提下,艺术地诠释了一个艺术形象的成长过程,属于艺术创作和批评自由的范畴”,且已声明“纯属虚构”。那么,历史上的霍元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一)“明文暗武”小南河

“有女不嫁老东乡,喝苦水、吃菜糠,卖儿卖女饿死娘。”1869年1月19日(阴历1868年十二月初七)霍元甲就出生在“老东乡”河北静海县小南河村(今天津市西青区南河镇)的“以拳鸣于时者七世矣”的霍家。

霍元甲,字俊卿,兄弟三人,排行老二。祖籍河北东光县安乐屯,时居天津市西青区小南河镇小南河村。父亲霍恩第,迷踪拳的第六代传人,常出入东北为客商当镖师,颇有名望。妻子是临近程村王家之女(1960年去世,享年91岁),生有长子霍东章、次子霍东阁,长女霍冰如、三女霍东琴,唯次女夭折。

“霍家九虎一只羊,羊儿不让进虎场。弟兄练功他长叹,砍柴挑水一边忙。”霍元甲幼年体质羸弱,不具备习武的“潜质”,父亲怕他毁害霍家声誉,禁止他习武。也许是“老二”的性格使然,倔强的霍元甲踏上了偷学、偷练自家武艺——迷踪拳的历程。“打练合一”的传统武术讲究师传,尤其是一些“特殊技术”更不会轻易传人。为此,一般情况下,传统武术的习练,没有师承,难有所为,但这对于霍元甲来说,似乎例外。在霍元甲的刻苦努力下,他的武功进步很快。

1890年,有一武师寻访到小南河,来交流技艺。一直习武、武功较好的霍元甲小弟霍元卿与寻访者交流,竟不分胜负。而暗中习武的霍元甲却轻败对方,此时的霍元甲已经成长为能文能武,窥得霍家“迷踪拳”精髓的武者。父亲倍感惊奇,为霍元甲惊人的毅力所感动。此后,父亲便悉心传授,霍元甲锐意进取,博采众长,终于将迷踪拳发展为迷踪艺,开一代武林新风。

(二)“天津胜”交挚友

1895年,将近农历春节,霍元甲挑柴去城内卖,遇到了要“地皮钱”、“过肩钱”的“混混”而不得不出手制服了他们,由此他结识了脚行掌柜冯老板,并于1896年来到天津城谋生,同年,刘振声拜于霍元甲门下。脚行其实就是代理官府管理市场或码头的霸主,霍元甲不愿欺良霸市,而来到农劲荪的怀庆(淮庆)药栈。

农劲荪,名竹,字劲荪,出身满族,原籍河北,幼年时,父亲在湖北做官,所以他在湖北长大。曾留学日本,归国后,奉孙中山之命 在津京一带活动。以采购药材为掩护,结交革命志士,霍元甲就是其中之一。霍元甲得到农劲荪的大力帮助,并深受农劲荪爱国情节的影响。

1896年,出身镖局的山东景州虎头庄的刘振声慕名来到天津拜霍元甲为师,系统学习迷踪拳艺,霍家迷踪拳也由此开始向社会传播。

1900年初春,霍元甲因不满押解皇粮保镖李刚欺压小贩的行为而发生争执而被抓,多亏大学士徐桐搭救被释放。此事惊动了李刚所在镖局——北京源顺镖局的掌柜王子斌(河北沧州人,字正谊,有“大刀王五”、“关东大侠”、“双钩王”的称呼),两人由此结为好友。不久,大刀王五因施救同胞被八国联军杀害,霍元甲伙同《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鄂把王正谊偷偷掩埋,并后来由刘鄂写一碑文,将其正式安葬。同年,义和团兴起,他们即杀侵略中国的外国人,也杀天主教徒。为此,一些无辜者被杀。霍元甲认为中国人加入天主教,是信仰问题,而不见得是“叛国”,因而只身前往义和团坛口去说明此事并最终达成妥协协议。

1901年,俄国大力士来天津挑衅,霍元甲出面不战而胜。从此,霍元甲名震天津,获得了“黄面虎”(黄种人之虎)的绰号。

1903年,杨式太极拳重要传人、李式太极拳创始人武清李瑞东慕霍元甲之名,三请而与霍元甲相识,后两人成为挚友。

(三)成仁义名扬上海

1842年《南京条约》签定,把广州、福州、厦门、宁波和上海列为通商口岸,从此,上海这个不起眼的县城成为西方列强进入中国的重要基地。

1909年春,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来上海在北四川路52号亚波罗影戏院(Apollo Theatre)“登台表演举重,露肌及健美种种姿态,约二十分钟,一连数晚,最后一场言,愿与华人角力。于言谈中,带多少轻蔑口吻,翌日见于报端,沪人哗然。”于是陈有美、农劲荪、陈铁生、陈公哲等“咸欲聘请技击名家,登台与赛,以显黄魂。”

霍元甲接到邀请,便携其徒刘振声于1909年3月赶到上海商谈比武事宜。当时担任翻译的陈公哲说:“奥皮音初来中国,不晓国人拳术比赛方法,只取西洋拳术比赛规则,手戴皮套,只击腰围上部,不许足踢。霍元甲则以中国擂台打斗方法,手足并用,无所限制,如有死伤,各安天命。彼此协商,未能获得协议。”协商的情况不时见于报端,于是国人认为是奥皮音示弱,其实不然,因为“西洋拳击亦有数类,……各有立场,不乱搏斗,以其各家手法不同,亦无从搏斗。”最后,霍元甲与奥皮音商定“用摔跤方式,以身跌于地分胜负”。

于是,发起人开始筹措资金在上海静安寺路张氏味莼园(张园)内搭建了“高四尺,宽广二十尺”的擂台。六月中旬下午四时,比赛的时间已到,但奥皮音并没有来。于是霍、刘师徒便与台下观众“以不伤对方为原则,以身体倒地分胜负”进行了交流。其中,东海赵某,没有几个回合就被刘振声摔于地下。海门张某,与刘振声当天没有分出胜负,第二天,张某亦败于霍元甲手下。自此,霍元甲名扬上海。

(四)后人精武播海外

“张园比武”后,霍元甲师徒又与日本人“以不损伤为原则”进行“研究”,自此“沪人多知元甲之武技功能,若不为之流传,殊为可惜。”于是,1909年,精武体操学校建立,刘振声担任助教。霍家迷踪拳开始向社会大规模传播,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世,从而奠定了后来我国民间体育组织——精武体育会的基础。

精武体操学校“此时毫无组织,……虽名为学校,殊无学校制度,既无章程,亦无时间表,随来随教,学者自学,去者自去,毫无设备。学校既开,发起人亦即星散”、“学校之设,原为安顿霍先生,以传其艺耳,今霍先生既逝,将何所传。且以学校为号召,未免范围太狭”,于是1910年7月7日,“精武体操学校”亦名为“中国精武体操会”。

好景不长,霍元甲的咯血病发作,于1910年9月14日(阴历八月十一)病逝。次年,刘振声扶柩归里,霍元甲迁葬小南河。为悼念霍元甲,怀庆会馆客堂里悬挂了长幅挽联:

瞻仰昂昂金刚汉,力巨出神,拳精入化,

飞龙踞虎,尚武精神,浩气鹏鹏贯牛斗。

讴歌堂堂勇大侠,胆坚铁石,志烈秋霜,

爱国忧民,强我民族,大义凛凛满乾坤。

1916年4月6日“中国精武体育会”易名为“上海精武体育会”,意欲“运用武术以为国民体育。一则寓拳术于体育,一则移搏击术于养生,武术前途方能伟大。”其后,霍元甲家人(弟弟霍元卿、儿子霍东阁、霍寿嵩)徒弟刘振声、张文达以及精武体育会弟子陈公哲、卢炜昌、姚蟾伯、陈铁生(笙)、陈士超等为精武体育会的兴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主要功绩如下:

1.刘振声跟随霍元甲初创精武体操学校,后来还请来赵连和、赵连诚加盟精武体育会。

2.霍元卿曾在上海精武体育会任教练。

3.陈铁生是精武体育会重要文献《精武本纪》、《精武杂志》的主编。

4.陈士超,组建女子模范团,号召女子也加入精武体育会。

5.霍东阁,霍元甲次子,多才多艺,曾与叔父霍元卿同时任教于上海精武体育会,1919年受上海精武体育会选派任教于广州精武体育会,期间还受海军司令温树德邀请任海军技击教练。1920年,“上海精武体育总会”成立,领导上海的三个分会,并派“五特使”访问南洋,以此为契机,东南亚地区相继建立起精武体育会,1923年霍东阁又受中央精武的派遣到印度尼西亚发展精武体育会。

6.霍寿嵩是霍元甲的长子孙,外科医生,亦曾随叔父霍东阁在广州和印度尼西亚任教。

(五)霍元甲轶闻二三事

霍元甲是著名的爱国武术家,精武体育会的精神偶像、“元祖”。根据田野调查,在天津关于霍元甲的口述故事特别多。根据故事情节,这些故事大都是对霍元甲高超武功和高尚武德的宣扬。这一点在如下四个口述故事中最为典型:

1.霍元甲初闯天津

“人怕出名猪怕壮”,霍元甲成名后不久即由静海小南河到天津市内谋生。为避免别人找他的麻烦,惹出不必要的事来,霍元甲住在一个价格低廉的小店里,总不出来,一天到晚与店里的客人、跑堂的、掌柜的闲聊,了解天津卫的风俗人情。

没有不透风的墙,“津门大侠”霍元甲到天津来的消息还是被人透露了出去。几天后,天津卫爱好舞刀弄枪的人都知道了。有人不服,觉得霍元甲没有那么神奇,就想试巴试巴,但又不敢直接来找霍元甲比试。

一天早上,霍元甲起床后向开门到屋外练功,发现门被几块一百多斤重的大青石挡住了。此时,对门屋里传来嘻嘻的笑声。原来,这些不服的人是想看看霍元甲的武功到底怎么样。霍元甲丹田一较劲,猛力一推,门掉了下来。然后,霍元甲飞起右脚将一块大青石踢出一丈多远。随后,又飞起左脚,将另一块大青石踢到了对面的门口。接着又是几脚,大青石就像皮球一样,都被踢开了。

那些想看霍元甲本事的人,顿时傻了眼,悄悄地都溜走了。

在小店里住了几天后,霍元甲便出来找活干,但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只好在海河的码头上扛活。虽一天天早出晚归,但心里很踏实。

这一天,运来一船黄豆,每一包足有二百多斤重。别人都是两人抬一包,被压的还晃晃悠悠走不稳。可霍元甲一人扛一包还健步如飞,工友们都为他叫好。

有一个叫张星的人看不下去了,此人早年练过几年武,有一把力气,人送绰号“张流星”。霍元甲没来时,他在这里力气最大,大家都敬重他。可现在自己的风光被别人抢了,他想寻机闹事,跟霍元甲比试比试。正巧,霍元甲扛了一包黄豆走过来,张星像是若无其事的一抬手,胳膊肘碰在了霍元甲的肋骨上。霍元甲毫无准备,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没摔倒。霍元甲回头看看他,二话没说,继续干自己的活。

当张星要扛黄豆时,霍元甲已经回来了。只见霍元甲扛起两麻袋黄豆,一步步地向前走。人们都被霍元甲的神力惊呆了,转头齐刷刷地看着张星。张星本不想扛两麻袋黄豆,但现在没有办法了。也叫别人给他压了两麻袋,晃晃悠悠地把黄豆送到了仓库里。

同伴们开始为张星鼓掌,张星此时也神奇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霍元甲,你还有嘛本事,叫咱爷们儿开开眼”。

霍元甲见他得意洋洋的神态,不免摇了摇头。一猫腰,从地上抓起一把散落的黄豆,用力一攥,黄豆油从手里流了出来,一滴一滴地掉在了地上。

这一下仓库里炸了营,张星满脸羞色向前给霍元甲赔礼道歉,心想:“我这把骨头要是被他抓住,还不得酥了。”

2.霍元甲与鼓楼大钟

天津卫的鼓楼,据说是宋辽时建的瞭望台,到明代才改为鼓楼。

鼓楼上,供着胡柳黄白灰五大家,每天香火不断,把鼓楼上的钟都熏坏了,天长地久,钟都敲不响了。

开关城门,每日报时,都听这口钟的。不响,这可怎么办?赶巧,天后宫来了一位道长。听到这个事,他说:“山东滨州长老院有口钟,我去给化来吧。”说完,他去了。没到一个月,道长还真把钟给化来了。

这口钟有一人来高,三搂多粗,四寸来厚,足有几千斤重。是通过运河上的大船运来的,运到北大关后,又用几十根圆杠子放到地上,把钟缠上毡子,放到杠子上滚,一点一点地运到了鼓楼西镇后街门墙根。

三月二十二正好是天后娘娘生日,鼓楼上的道士打算趁此机会,把大钟挂上去,把小钟换下来。这一天,鼓楼请上了天后宫道士们来作吹打乐,吕祖堂的武士会把小钟卸了下来,慈宁宫长老来上香撞钟。另外,还特请了县阁前的高跷会、西头大觉庵的狮子会、河东陈家沟子的地秧歌等前来捧场。可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把大钟运上去。

那时,天津卫练武的人可不少,可谁都不敢答应。

盐索上有个小伙子叫王大力,他平常一个胳膊夹一包盐,脑袋上还顶一包,总共有千来斤,还要上跳板。此时,连他也摇了头。据说,有一天后半夜,有人看见王大力一个人走来,用两手推了推钟,没推动,就悄悄地走了。

这可怎么办?此时传到了霍元甲的耳朵里,便连夜赶到了天津卫。

天后娘娘生日这一天,一大早就有四、五千人来进香,也顺便来看看换大钟。不一会,霍元甲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有人认识他,说:“这就是刚从京城打擂回来,打败外国人的霍师傅!”这一下可传开了,鼓乐也停了,大伙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出。只见霍元甲脱了小褂,把辫子往脖子上一缠,两手先把钟轻轻扳倒。就这一下,围观的人都啧啧称奇。这么重的东西,一下就放倒了,连一点声音也没有。接着,霍元甲一只手抓住钟底的边,一只手抓住钟肩膀上的圆孔,一发力,把大钟给举了起来。站好后,霍元甲一步步走上鼓楼,把大钟放到了鼓楼当中。这时,围观的几千人像开锅一样叫起好来。

“这才是一条汉子,他打十个八个外国人那时脚面上的水——平趟。”

顿时,鞭炮齐鸣,各种会门也围着鼓楼又转又耍。

直到现在,鼓楼底下还有几个深深的脚印,人们都说是霍元甲当年举着钟上鼓楼时留下的。

3.霍元甲怒打皇差

光绪年间,霍元甲曾在天津北门外竹竿巷的怀庆药栈帮过忙。

一天,生意不太忙,霍元甲和药栈的王掌柜便出来闲逛。两人来到运河边上的一个茶馆里,便喝茶聊天,便欣赏河边的美景。

此时,河边的人越聚越多,霍元甲好奇,便和农先生过去看个究竟。

原来,运河里来了一支船队,头船停在常关跟前,后面长的看不见尾。农先生告诉霍元甲这是皇家的运粮船队。

霍元甲抬眼望去,只见为首的大船头上,站着一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只见他把一根大木桩仍上岸,跟着就像鹞子一样飞上岸来。他在运河边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打桩的合适地方,一着急,抬腿把席棚子的立柱给踢断了。棚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往下掉,砸到面板上、油锅里。炸锞子的主人吓的往外跑,抓住大汉和他论短长。大汉两眼一瞪,说:“你瞎嚷个嘛!皇家的粮船要在这里 打桩停船,你碍事了!”锞子铺主人一听,不敢再言语了。

只见那皇差桩子头朝下,以臂做锤,没几下就把木桩打好了。这一手,可惊坏了围观的群众。

霍元甲见皇差打完桩,转身就走,这可火了,喊道:“小子,回来!”

皇差真没想到,竟然有人找他的茬,转身冷笑一声说:“你有几个脑袋,竟敢管皇家镖师的闲事。”

霍元甲见他一直拿皇差压人,火气更是往上撞,顺口说到:“仗势欺人,那是狗!我不管你皇差不皇差,毁了人家东西就要赔!”

皇差气得够呛,出手就打人。可他那是霍元甲的对手,结果被霍元甲瞅准机会,一个迷宗艺中的“闪步劈拦掌手雷”打在了皇差的后背上,只打得皇差口吐鲜血,一头栽倒在地上。

殴打皇差,这还得了。船上的运粮官兵急了,下令要把霍元甲抓起来。巧的很,当朝体仁阁大学士徐桐在此下船换轿,问清事由后,感慨霍元甲是条汉子。当得知霍元甲是卫南洼小南河人时,更是欢喜。原来,徐桐的官地就在卫南洼一带。

徐桐喜爱霍元甲是条汉子,更念乡土之情,当场就把霍元甲给放了。

经这一事,霍元甲在天津的名声就更大了。

4.霍元甲大闹柴市

光绪二十一年,年关就要到了,霍元甲为了到天津卫办些年货,就挑柴到卫里去卖。

别人挑柴,一般就是一百多斤,力气大的,顶多也就是二百斤,而霍元甲却能挑到三四百斤,仍能健步如飞。

霍元甲刚到了天津卫西大弯子的柴市,就碰到了一个吃地面的混混向他要十个铜板。霍元甲那吃他这一套,就是不给。这可惹恼了这个刀疤脸的混混,二话不说,他上来就打。可他哪是霍元甲的对手,被霍元甲摔了个仰面朝天,一溜烟地跑了。

这时,又上来四个混混,又被霍元甲打跑了。围观的群众这可解了气。一位白胡子老人走上来,又惊又喜地说:“你真是条汉子,可你还是快点走吧。这帮混混有个首领叫狼麻子,心狠手辣,又有官府做靠山,势力很大。”

霍元甲一听是狼麻子,心中更有了底。原来,两年前他在南门外卖西瓜时就教训过这个人,他根本就不是霍元甲的对手。至于他的那帮喽喽,无非是聋子的耳朵——搭配,没有什么用。

狼麻子还真是来了,当他得知是霍元甲在这里搅和时,两眼立刻冒出杀气,大叫一声:“快给我上,取他脑袋的有重赏。”

话音未落,混混们一拥而上。霍元甲见他们人多势众,便将自己的扁担在膝盖上一分为二,分为两截,把这帮混混打得哭爹喊娘,一窝蜂地跑了。

围观的群众这可高兴了。

霍元甲大闹柴市,狠煞了混混儿、恶霸的威风,为老百姓出了气。从此,霍元甲名扬津门,成为受人敬仰的一代武术大师。

文章原标题:“精武元祖”霍元甲(1868-1910)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近代太极宗师—傅振嵩

下一篇文章: 近代武林大师——李存义

分享到各大社区